親愛的LEE,

內山姑娘終於遇到山頂上的黑狗兄,要出嫁了!

不知道當個四十來歲的老新娘是啥滋味,喜宴上不知情的賓客還以為你是梅開二度。

大一時,因為經常遲到被老師拒在門外,你好心遞上小豆苗買來的耳朵餅與芒果乾,從此,結下不解之緣,上課除了求學問外,還多了交換零食的樂趣。

我們那時後大概是受電影倩女幽魂的影響,每個女生必須苗條的像鬼一樣才是王道,我瘦成前胸貼後背,你卻是四肢纖細,兩粒飽滿,若要票選當代的校園童顏巨乳,你絕對當之無愧。 

上體育課時,我很好奇一堆理工學院的宅男,眼神老是隨著你的"巨波"逐流,原來,你跑步時就像一陣乳浪襲來,把那群正值精蟲衝腦的男子漢震得七暈八素。胸前車頭燈就像交通號誌般,隨時指引少男們停看聽。

LEE給我的第一印象,就像是從雷洛瓦畫作中走出來的美少女,膚如凝脂兩道紅暈總是飛上臉頰,但是出色外表下招來的大多是爛桃花。

這20年間男友來來去去卻是騙尋不著願意牽手步入禮堂的。擇偶標準從剛開始的高標:台清交畢業,downgrade到後來的舞棍阿伯也勉強可接受,令人不勝唏噓。為了抓住你的青春小鳥,電波拉皮,玻尿酸,肉毒桿菌,任何回春聖品都往臉上試,只為了相親時可以隱瞞老態畢露的事實,前年,你把原本像李英愛的杏圓大眼,硬是整成活似李炳輝,缺德如我除捧腹大笑外,只能勸你自信滿滿遠比額頭飽滿來的重要,請你要接受抬頭紋的事實。

CIC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