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星期到堂姊家,看到外甥易易挺個豬八戒的大肚,肉體橫陳的當個沙發馬鈴薯,兩眼無神的看著【小氣大財神】電視節目,笑的像個喜憨兒似的。沒話找話題開的我只能落於俗套的問到 :『 小易,要當哪個學校的大學新鮮人ㄚ?』
 

『我考上XX大學。』然後拿著該校的精美DM在我面前晃阿晃。 


不知是我年紀大了耳背還是失聰,這間不是高職ㄇ?啥時麻雀躍上枝頭變成大學了? 


堂姐趕緊把我拉到一旁,抱怨兒子不肯重考個像樣的學校。擔心這款畢業證書如果等到四年後求職,憑他兒子虎背熊腰胸口足以碎大石的漢草,大概只能應徵砂石車司機吧! 


今年大學錄取率高達九成六,據說總分達18分就可成為大學新鮮人,我寶貝外甥大概是拿20分吧!入學門檻之低,雞鴨魚肉都可以昇天,這就是我們阿Q教育部長引以自豪的【指考大赦】德政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時--光--分--隔--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遙想當年,聯考的錄取率只有三成左右,真是門符其實的【窄門】,考上個鳥大學都是可以讓父母增光的事。 


高二時面臨文、理組分班,由於我的阿花好友LISA選擇就讀理組,必須跟我勞燕分飛。但在LISA的慫恿下,選擇放學後去補習較艱深的理組數學,理由有二。


第一、可以跟LISA再續前緣,課堂上繼續開講。


第二、LISA拍E奶保證,理組班的男生比較帥。 


我就以文人素質在理組補習班鴨子聽雷兩年。上課不是跟LISA認真研讀香港【姐妹】畫報,不然就是在偷偷覬覦哪個帥哥比較可口(身為女校學生的悲哀,只能乘補習時間放風),放眼望去一片童山濯濯,找不出幾個有看頭的。還是嘆息:『禿海無涯,回頭是岸。』當機立斷要努力考上大學另覓春天。



大概是理組班的數學磁場特強,以我駑鈍之資,聯考數學還讓我考個八十幾分,英文也讓我矇個七十六分。但老天畢竟還是公平的,堅持執行它【厚此薄彼】的不滅定律。我的國文、地理成績全部滅頂,連低標的門檻都沒摸到。
 

班導看到我詭異的聯考成績單,憂心忡忡的問我要不要重考。坐在我隔壁的優秀同學總分可以高中台大外文,卻哭的如喪烤妣(她本來預估可以上台大國貿)。那我應該算寡廉鮮恥類囉,嘻皮笑臉的反安慰老師:『有學校念我就很高興,我才不要那ㄇ歹命去蹲捕習班重考。』


高二暑假,LISA請了個理化的家教,是清大電機的高材生,拜他所賜可以提早見識到還俗的和尚。我們這些高中女生在他眼中,根本是乳臭未乾的黃毛ㄚ頭,每次只會在我們面前盛讚輔大、淡大的美女如過江之鯽。感嘆自己建中畢業後進入清大一樣是在帶髮修行。 


LISA那個看似阿呆的家教沒想到還是玩熱門樂團的,受他之邀參加了梅竹賽的演唱會,看他風流倜儻的在台上演唱英文老歌【Jonnny can't read】,莫名的崇拜湧上心頭。


高三,那個乍暖還寒的淡淡三月天,春天悄悄拜訪,我的心花也偷偷綻放。


從此,對【清大電機】這個科系有著莫名的好感。



大一時,在南京東路線公車上遇到搭訕的清大人,一聽到對方是清大電機學生,管他長的是青紅還是皂白就先加重計分50%,春心蕩漾的我,就胡亂答應舉辦校際烤肉聯誼。偶們商學院雖說僧多粥少(男女比例 2:1),但班上男生個個狀似老弱殘兵讓人看了直搖頭。眾家姐妹一聽說外銷機會莫不躍躍欲試。出發當天個個起個大早對鏡貼花黃,打扮的花枝招展彷彿要參加選秀大會。 


到了基隆野柳會合後,看到一群邋遢如流浪漢的大學生,一字排開對我門眉開眼笑。接著眾家姐妹的咒罵聲此起彼落。


『妳不是說很帥嗎?帥個頭!』


『你看好多人頭髮好油都沒洗。可以集體煉油了!』


『對啊,還有你看看他們穿的球鞋,髒的可以,我的媽呀!他是剛從水溝裡撈上岸嗎?』



我那群以貌取人的女同學,不斷的在雞蛋裡挑骨頭。 


烤肉中間穿插著無聊的互動遊戲,女同學們都意興闌珊的敷衍著,直到有個氣質頹廢的男同學拿出了吉他,自彈自唱好幾首李宗盛的招牌歌曲,我是聽的如痴如醉,其他同學則癡之以鼻:『原來你喜歡這種調調的呃? 行天宮地下道有很多這種街頭賣唱的!』



就醬子,本人差點被這群惡女從野柳海岸邊推下水,因為行前我把【清大電機】男生美化成翩翩公子,怎料在班上女同學眼中卻成了拐瓜劣棗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時--光--分--隔--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以上就是我的純情青春夢。那個青澀歲月,對於【清大電機】的迷戀,多年來依舊持續中。。。。。 直到前陣子部門來個不修邊幅的男生。 


某個NOTEBOOK中毒的午後,跟同事借用電腦回mail,在他積滿灰塵的鍵盤縫隙中,滲透了一堆雜物,搞不懂是頭皮屑還是餅乾屑;滑鼠上黏了一些不明物體,分不清是眼屎還是鼻屎。為了顧及他的自尊不忍起身離座,我的纖纖玉指勉強在一堆排泄物中彈跳,十指像個舞孃似在鍵盤上敏捷且小心地游移著,深怕誤踩地雷。心中不禁哼唱蔡依林的:『旋轉 跳躍 我閉著眼 塵囂看不見..........』 


『阿熊,你大學是念清大電機嗎?』


『是啊!我大學、研究所都是念清大,有什麼問題嗎?』


於是,同事阿熊徹底終結了我不切實際的【清大電機】情人夢。


古早味的大學文憑至少是當時就業的保證書,反觀現在的大學畢業證書呢?



我那在國立大學商學院任教的同學平教授,直言現在的大學生總量比流浪狗還多,重量不重質的教育政策讓他感嘆這群下下籤世代的大學生,日後根本無國際競爭力可言。面對恨鐵不成鋼的時下大學生,才高八斗的平教授順手做了一首打油詩獻給他親愛的徒子徒孫們。


【丁丁】滿街走,【拉拉】到處有,學教畢業後,都拖去餵狗。




☞ 註解: 【丁丁】跟【拉拉】都是天線寶寶劇中人,時下年輕人拿來諷喻腦殘之意。

CIC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imvivi
  • 阿熊知道他有這麼大的影響力嗎?
    哈哈
  • peipeikuan
  • 這篇好好笑喔!哈
    但是我還是相信理組帥哥比較多耶!!ㄆ
    哪像我哪麼苦命啊!!
    不過當初我那個也是交大的宅男~很不怎麼樣~枉費我用力的~認真的對他好

    後來考上台大電機
    翅膀硬了!見多世面了!就劈腿了!!X
  • 我同事大多是台清交的,
    宅男因為單純沒見過啥世面,
    所以乾柴一旦遇上烈火,
    這些呆頭鵝都會奮不顧身撲火,
    我以前有個同事也是交大的,
    也不知上哪裡認識酒家女,
    拋妻棄女成天跟酒女談戀愛,
    後來股票全過給酒女後,
    酒女就落跑了。
    當他拿他心目中女神玉照給我看時,
    我的媽呀,
    這家酒店真不挑小姐阿,
    我還以為他是去阿公店認識的。

    CICICHEN 於 2010/01/17 12:12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