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來,因為感冒加上胃口不佳,我的食量跟絕食中的阿扁差不多。即時是香噴噴的【阿Q桶麵】端到眼前,依然能夠按兵不動。辦公室的同事看到原本雄糾糾氣昂昂的花木蘭,頓時變成病體孱弱的林黛玉,無不發揮濟弱扶頃的大愛精神。

 

原本,只要與我交談十分鐘以上,恨不得把我剁碎切絲,磨粉餵烏龜的豬豬老闆,三不無時就偽善想買老友記的豬肝粥強行灌食勸我進食。麻吉同事珍妮花更是要我開口點菜,期待能找到史蒂芬周家的【撒尿牛丸】,來拯救食慾不振的我。

 

其實,我也很努力思索,究竟啥東東可以重新勾起食慾?才能讓我大食怪的美名重振江湖。靈光乍現的首推SOGO旁的鹽酥雞,大概有一年半載沒有嚐過了。ㄚ,好懷念酥炸雞塊攪和著九層塔的撲鼻香味。無奈,那鍋比烏骨雞湯還要黑澄澄的回鍋油,讓開始重養生的我退避三舍。

 

不然還想吃啥咧?對了,炒烏龍麵,晚上看到阿基師在美食節目上秀出偷吃撇步,可以把烏龍麵炒的香Q彈牙,看著阿基師熟練的拋鍋翻炒,根根分明的麵條像柔中帶剛的水袖,恣意在鍋中飛舞。嗯,這盤麵看起來可以讓人胃口大開。

 

某日中午,把卑微心願告知珍妮花:『我要吃炒烏龍麵,而且是那種有咬勁的麵條,還有收汁要乾,那種溼答答的烏龍麵我不要。』挑剔的出題,讓珍妮花覺得我不是得了感冒,而是患有公主病。

 

珍妮花使盡吃奶的力,搜尋腦海中那裏有好吃的炒烏龍麵,終於,讓她想起曾經跟客戶在松壽路上很熱門的XX日式料理嚐過,他的招牌就是炒烏龍麵。

 

『走吧,擇日不如撞日,中午就散步過去吃。』珍妮花拿起錢包準備朝目標前進。

『妳不用先訂位嗎?怕座無虛席。』好心提點珍妮花,怕上前吃閉門羹。

『不用,現在這種景氣,外資金融圈都躲在辦公室吃80元排骨飯,放心,整個信義計畫區沒人跟我們搶位子。』

 

兩人在寒流來襲的午後,滿心歡喜直奔傳說中可以重新活絡我味蕾的日本料理店。 

到了店門口,出現令人傻眼的畫面,不是大排長龍,也不是客滿需要等候,而是.......我的媽呀,人去樓空,鐵門上貼著血淋淋的.....<<倒.店.啟.事>>。 

這位花媽,這就是妳信誓旦旦掛保證,鐵定會讓我的食慾起死回生的人氣日本料理店,怎ㄇ這家店往生了妳都不知情,今兒個,妳是專程帶我來弔唁嗎?

 珍妮花望著一臉大便的我,好聲好氣的說道:『不然,附近找家店隨便吃啦!反正就吃飯嘛。』

『不要,我啥都吃不下,我只要吃炒烏龍麵。』差點要在地上打滾演出這不是肯德基的戲碼。

珍妮花急中生智,望著對街的【同壽司】,急拉著我進門問WAITER有無炒烏龍麵,還好,答案是肯定的。

 

飢腸轆轆的花媽,點了一桌子她自己愛吃的菜,烤鮮魚,巴西壽司,蛤仔湯,炒青菜,炒烏龍麵。

沒想到機車女撈了一小碗麵條後開始嘟囔:『麵條炒的太軟爛ㄟ,而且烏醋放的太多,搞的好像吃台式炒麵,根本不像烏龍麵,比我自己炒的還難吃。』

『厚,妳真的是很難搞ㄟ,就當成是在吃台式99快炒不是在吃日本料理咩。』花媽終於按耐不住。 

就醬子,珍妮花掏出了1500元請我吃了一頓心不甘情不願的午餐。

 

回辦公室後,花媽忍不住開砲:『她真是有夠高怪,點了一桌菜,她只捧場吃了十根麵條,兩口青菜,一口烤魚,還嫌我點的壽司裡面包有魚卵很噁心,結果呢,我像廚餘回收筒,把整桌菜全嗑光,害我裡面穿的調整型內衣差點爆開。』

 親愛的珍妮花,讓你破費又受氣並非我所願,只是,倫家本來只想吃"天下第一味"的炒烏龍麵,怎料踩到地雷讓我食不下嚥。我會好好反省,明年領到3600元的消費券,再回請妳保證好吃的炒烏龍麵。

還有ㄚ,妳並非多吃了這一餐才成為爆漿糯米腸,俗話說羅馬不是一天造成滴。

 

同壽司8.jpg

同壽司7.jpg

同壽司1.jpg

↑本人夢寐以求且賴以為生的炒烏龍麵,結果......唉............

同壽司4.jpg

珍妮花讚不絕口的壽司捲,包有鮭魚、魚卵、酪梨。

同壽司5.jpg

同壽司2.jpg

同壽司3.jpg

同壽司6.jpg

↑吃光整桌菜的珍妮花,榮登年度大食怪寶座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CICI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